炉温暖

生育日记(二)

       

        典型操心命,伤不起。

        其实我不是对孩子操心,我对什么都很操心。上班暴风雪去取电流,大暴雨去录数据(后来他们说这些不着急都可以晴天去做)这都是我干的事。记得高中外寝室人抱来条小狗放我们寝过夜,我就怕狗出什么事儿(狗又不是我的她们不但违反寝规还扔我们屋),大半夜打地铺陪狗还被尿了一床,后来第二天听说狗被班主任从楼上扔出去了还唏嘘不已。

       言归正传,人们只告诉我“顺不出来剖了就行”而没人告诉我顺转剖在很长时间内起个床都困难。我的这个性格真的是伤不起,月子关心的不是“什么时候可以去做小仙女”,而是“起不来床,啥时候可以好可以主养育大事”,不过估计也是瞎着急,等到真的做了也未必真的做得多好。

       可是就是操心命,放不下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直接塞给父母。家长们很好,完全不用我管,不过当隔壁开始嚎的时候我是真的捉急又啥也干不了。

       戴耳机

       与我无瓜

       与我无瓜

       然而强大的母性又让我……

       于是我来写东西了

       

        玩吧,颓废点

       与我无瓜

       非声色物我两忘,俗世与我皆幻象

        ……

        总之啥时候能好啊

        我是不是个操心命?

        为什么我是操心命啊,为什么这样子。把我发射到火星上,是不是会好一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