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日记(二)

       

        典型操心命,伤不起。

        其实我不是对孩子操心,我对什么都很操心。上班暴风雪去取电流,大暴雨去录数据(后来他们说这些不着急都可以晴天去做)这都是我干的事。记得高中外寝室人抱来条小狗放我们寝过夜,我就怕狗出什么事儿(狗又不是我的她们不但违反寝规还扔我们屋),大半夜打地铺陪狗还被尿了一床,后来第二天听说狗被班主任从楼上扔出去了还唏嘘不已。

       言归正传,人们只告诉我“顺不出来剖了就行”而没人告诉我顺转剖在很长时间内起个床都困难。我的这个性格真的是伤不起,月子关心的不是“什么时候可以去做小仙女”,而是“起不来床,啥时候可以好可以主养育大事”,不过估计也是瞎着急,等到真的做了也未必真的做得多好。

       可是就是操心命,放不下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直接塞给父母。家长们很好,完全不用我管,不过当隔壁开始嚎的时候我是真的捉急又啥也干不了。

       戴耳机

       与我无瓜

       与我无瓜

       然而强大的母性又让我……

       于是我来写东西了

       

        玩吧,颓废点

       与我无瓜

       非声色物我两忘,俗世与我皆幻象

        ……

        总之啥时候能好啊

        我是不是个操心命?

        为什么我是操心命啊,为什么这样子。把我发射到火星上,是不是会好一点。


生育日记

        打开app和知乎微博,全是戾气,想说点不太一样的事情。

        这几日,有两件最想哭的事情。

        第一件是宫口全开正胎位一小时,挣扎一小时,最后剖了,最后他们说老公哭了,尤其是看到孩子的时候完全哭了。

        第二件是生完之后整个人几乎是废了,废到生活不能自理。看着网上说顺产两小时能下地甚至能自己干活,看着不太靠谱的月嫂给孩子喂奶粉还有老公等家人照顾不明白孩子,心里总有一种“如果不是这样糟糕的话,我就能和别人一起照顾孩子了”——对自己要求还是高——这似乎是唯一一件努力得几乎死掉还是对自己不满意的事情。

       月子里面能因为洗头洗澡吃好吃的和家人怼起来的人都挺幸运,因为身体状况允许还能怼起来,真的糟的情况是床都下不去,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让你洗头洗澡都不可能做到,对那些禁忌只能是从心底里“糟糕的话确实得这样,行,好,我听就是了”的态度。

       科普:顺转剖真的不是“顺得实在不行剖了呗,家庭医院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怎么对女人这么不友好”的事情,它是最后迫不得已最糟风险最大最不好恢复的一种情况。 要感谢家庭,还要感谢自己,又一次感到身体的重要性,如果不是早睡早起一日三餐规律正常体质还好真的会出事。

       还是快点好吧,起床困难下地困难拿个东西困难,这样真的不开心,现在就想让我的生活正常一点,比起这些,好好学习、好好健身、培养爱好、获得成绩、取得别人的认可,保持和社会不脱节,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