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温暖

练习
现在我的这段舞蹈应该跳给谁看,
红的黑的白的裙袂以那钟声作伴,
那朵玫瑰芬芳淡去任凭风儿吹散,
一切一切不过只是闭上眼睛的旋转。
(妹的为什么我没有水彩)
(差点被伯里曼杀掉应该有点进步)
(已经是极限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