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高质量睡眠的梦+我是魔鬼预警:

     (人类的设定)索帝亚从小家族就被灭了,和其母亲失散,索帝亚学医,之后打探到母(被恶霸软禁)的下落,于是去做了恶霸家的私人医生。

     不敢暴露身份,其母亦不知,然而莫名其妙地要好(有点奇怪)。

      然而一日终于不堪忍受恶霸对待其母亲的方式,遂下毒毒死恶霸一家,母子相认然后沦落天涯(有点奇怪)……

      母亲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家族掌握能把人变成妖的禁术,然而只有用家族男子的血才能做到,所以很多年恶霸一直想找到索帝亚。可是老母亲只想让儿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在逃亡中索帝亚被恶霸余党弄成重伤要挂了,老母亲为了救儿子于是动用禁术把儿子变成妖……(能活千年,生命力顽强啊)。

      随后老母亲被恶霸一伙干掉了,索帝亚妖的能力觉醒开始报复性屠杀并且走上复仇生涯……

      我好坏啊,开除粉籍。

Echo 主双宰/织太 手书脚本

【终于肝完了】
       听了echo之后发现太太太太适合做双宰皮织太瓤的手书了,当然没时间画,不过趁着上下班坐车的时间一定要马个脚本。就是……织田死后太宰治从港黑逃出来打算去武侦,而心理处于悲伤迷茫的夹缝状态,并不能弄清楚并定位自己的身份,对未来也一片迷茫,虽然思念织田和三人组但也知道自己回不去了,矛盾心理,然后做噩梦遇见黑宰,加梦中梦、梦魇情节,估计我做完了晚上就不敢上厕所了囧,不过还是写下来吧。
     【版本 Echo CrusherP/GUMI English】
——————
The clock stopped ticking,Forever ago.
时钟在很久之前就停止转动
How long have I been up?
我隔了多久才醒来的?
I don't know.
我不知道
【太宰治半夜惊醒,想去厕所,发现停电了,夜光闹钟停在12点】
I can't get a grip, But I can't let go.
我无法控制自己 也无法放手
【太宰治摸到火柴盒(没错就是酒吧的那个火柴盒,跟着歌词来个特写)握在手里(特写),最后点了蜡烛去厕所】
There wasn't anything.To hold onto though...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去守候了...
【太宰治把蜡烛放在厕所门口,无意间撇了一眼镜子,表情,变……】
Why can't I see?
为什么我看不到?
Why can't I see?
为什么我看不到?
All the colors that you see?
你所看到的一切色彩?
【黑时从镜子里出场,手被绷带缠住并且扯着眼睛上的绷带,表明很努力挣扎还是看不到光明,这几句歌词设定是黑时唱的】
Please, can I be.
请问我可以吗
Please, can I be.
请问我可以吗
Colorful and free?
变得多彩和自由吗?
【镜头图像仍旧是镜子里的黑时,这几句也是设定黑时唱的,镜子里的黑时其实是太宰治潜意识当中过去的自己,沉浸黑暗悲伤不解对未来抱极度怀疑态度的自己,所以会唱“我看不见,我能变得多彩和自由吗”也就是太宰潜意识对目前状况的质问借黑时说出口】
What the hell's going on?! 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
究竟是怎么回事?!请问有谁来告诉我
【镜头切回现实宰,一脸惊讶和恐惧】
Why, I'm switching faster than the channels on TV!!
为什么我切换得比电视频道还要快
I'm black, then I'm white!!
我是黑色 然后又变成白色
【武侦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会儿是现实中武侦的自己,一会儿又变成黑时宰】
No!!! Something isn't right!!
不!有什么不对劲!
【武侦宰眼睛的特写】
My enemy's invisible, I don't know how to fight!!
我的敌人是看不见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战斗!
【全景,武侦宰站在黑色的空间里面对镜子,背景是黑时的放大的剪影只有眼白是白色的,眼珠仍是全黑的】
The trembling fear is more than I can take.
颤栗著的恐惧已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特写,武侦宰把手伸向镜子】
When I'm up against. The echo in the mirror!!
当我开始反抗时 镜子里响起回声!
Echo!!
回声
【画面如破碎的镜子般裂开,黑时宰嘲讽表情的肖像,也就是从镜中出来】
然后就是这个长达40秒的大间奏(抓狂!!!)
1:13
【黑时举刀把武侦压到墙上,脸对脸,双方特写】
【武侦抽出枪对着黑时的头,再做一次双方特写(注:武侦虽然是起床上厕所但是一出场穿的是正装,还拿着枪,暗示这不是真的上厕所而是梦)】
1:36
【这时候间奏有个小的变化,黑时宰一个上扬的嘴角的特写,台词开始“你以为你真的能找到光明吗”,然后是武侦宰愤怒惊讶的眼神,特写】
1:41
【台词 :黑:你以为你真的能找到光明吗】
【武:无论成功与否不要阻止我】
【黑:阻止?你其实是渴望回到黑暗中的,我只是应你强烈思念的召唤而来实现你的愿望】
【黑:选择吧,和我沉睡于这个镜中世界,这样你就永远都会和你心爱的人呆在一起,置身于暴力血腥中展现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真性情】
【武:这已经不是现实】
【黑:在所谓“现实”世界中,一个人如果一直在做梦,做了一辈子一直没醒,那谁又能规定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
【武:我要去成为救人的一方】
【黑:不要违背初心,向夺取你一切的世界复仇,在死亡中找寻你的意义,这才是真正的你】
【武: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消失】
【黑:你无法抹消我的,因为,我就是包含了强烈思念与不甘的、愤怒的你啊】
【武:所以就要活在黑暗中吗,如今的我,已经不是你了】
【黑:不要伪善,你究竟是谁,透过镜子还是看看清楚吧】
【我是谁?】
2:10
【间奏开始变化插一段埃里克森的自我同一性与角色混乱对峙解释:这个百度维基知乎一堆堆吧……balabala(怎么办啊我也困惑啊这么长的间奏我的妈仗着学点心理学现学现卖以后有好点子再说吧)】
2:16
【趁着五秒钟再回放点特写】
2:22
I'm gonna burn my house down, Into an ugly black.
我必须把我的房子烧毁 变成丑陋的黑色
I'm gonna run away, now. And never look back.
我现在必须尽快逃离 然后永不回头
【这一段比较神,一句话反反复复重重叠叠唱n多次,主要表现这样的内容:武侦太宰治拿起蜡烛,扔向镜子,装修材料易燃,然后整个屋子都烧起来,火光中黑宰帅气的身姿和笑颜再度缓缓出现,武侦宰“吓醒”,发现停电了,半夜十二点,点着蜡烛上厕所又撞到黑时宰,蜡烛扔向镜子点燃整个屋子,火光中黑时宰冲自己笑,然后又“吓醒”,点蜡烛上厕所,又遇上黑时宰,放火,杀不死的黑时宰在火光中冲他笑……(反正就是一个情节反反复复醒不来,梦中梦,我不信你们没经历过,其实现实生活中这种感觉超恐怖)突出反复性】
And never look back.
永远不回头
And never look back!!
永远不回头!
【惊悚的武侦宰】
————(你妹写到这好心疼宰宰们,一个被反复惊吓还醒不来,一个被多次焚尸还死不了,加鸡腿)————
What the hell's going on?! 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
究竟是怎么回事?!请问有谁来告诉我
Why, I'm switching faster than the channels on TV!!
为什么我切换得比电视频道还要快
I'm black, then I'm white!!
我是黑色 然后又变成白色
【一张大图,两个曲腿如同双鱼座的符号那样躺着看着对方的武侦和黑时宰,跟着歌词镜头分别切在两个宰的脸上】
No!!! Something isn't right!!
不!有什么不对劲!
My enemy's invisible, I don't know how to fight!!
我的敌人是看不见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战斗!
【还是用先前黑时把武侦压在墙上,武侦拿着枪对着黑时那两张图】
What the hell's going on?! Can someone tell me please.
究竟是怎么回事?!请问有谁来告诉我
【还是那张双鱼双宰,不过这次要加上绷带,黑时和武侦宰陷入疑惑中,被绷带缠住,圆形的构图,绷带可以飘,像个鸟窝,更像鸟笼】
Why, I'm switching faster than the channels on TV!!
为什么我切换得比电视频道还要快
I'm black, then I'm white!!
我是黑色 然后又变成白色
No!!! Something isn't right!!
不!有什么不对劲!
【在束缚中疑惑地对望,跟着歌词进行眼睛和面部的特写……意思是宰无法处理自己和自己的关系,现实过去和未来的关系,只是被困在自己的世界中出不去】
My enemy's invisible, I don't know how to fight!!
我的敌人是看不见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战斗!
【为了结束这一切宰们开始不择手段,刀刺下去,开枪,见血】
The trembling fear is more than I can take.
颤栗著的恐惧已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When I'm up against. The echo in the mirror!!
当我开始反抗时 镜子里响起回声!
【织田作出现!(对对对!)抱走受伤的黑宰,黑宰惊讶的如同孩子一样的眼睛做个特写】
The trembling fear is more than I can take.
颤栗著的恐惧已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When I'm up against. The echo in the mirror!!
当我开始反抗时 镜子里响起回声!
【织田作回头望向武侦,织田眼神特写,要透露出“你要好好的”那种感觉,武侦奔向织田,然而梦的世界开始崩塌,织田微笑着如同镜子碎片一样碎掉……(接着给特写)这个要延续到到歌曲结束】
【就是最终织田来到太宰的意识世界中把太宰从噩梦中救出来并让他好好活下去……那个意思】
然后应该是开灯或者开门的音效,就是这回武侦太宰真的醒了,阳光照进来,早上六点,来到洗漱间抬头看镜子,里面隐约映出抱着黑宰的微笑的织田(黑宰昏倒在织田肩上,背对镜头,要求这个画面一闪而逝……)
武侦宰摸着镜子,低头,水龙头,滴水(这个手法大家懂吧)
————————
写完了,太心疼宰们……所以结局让织田抱走一只宰,拯救安慰一只宰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要是做的话表示根本没时间做,本人无板子,草稿线稿应该还过得去。会做ppt轮播一样的视频,动画和大的特效不会,囧。
如果有谁喜欢可考虑合作(不过才没有时间至少明年再找我)。
还有……今晚谁陪能我上厕所,厕所里都有镜子……😂不敢去……

太宰脑洞

      【脑洞】宰谨从织田的话救人,有一天遇到一个跨国拐卖人口主要是妇女儿童的异能组织。于是宰假装被抓走,结果呢发现水很深,因为跨国组织和上头有关系,特别是异能特务科。
        然后安吾看着被挂在墙上的宰摆出“你终于也有今天”的脸色。
        宰“呦安吾,你看起来很闲啊,我们聊天吧(别得意了手铐已经被我弄开了,让我揍你一顿吧)”
         然而为了救人终于没揍而摆出认怂的模样。
       (脑补太宰治英雄救美:和美被人追到大楼天台上,说“美丽的小姐,和我殉情吧”,然后跳……)
          果然,太宰治不适合救人……😂😂😂

人设补充及其他:
        由,异能力:奉献。
        说明:一个坑自己,有益于队友的技能。自己受的伤害越多,队友的攻击力越强。
        补充:如果不和队友出动而是单挑,自己受伤害的同时,伤害也会根据自身意志的强弱(比如打败对方的决心)转化一部分到敌人身上。
        由先天有惊人的造血能力和恢复能力,这也是异能的组成部分。
        晚年退出战场,投身献血等公益事业(可能大概也会有收入,吧),但也要常常用卖血来补贴生活。到底是上了年纪,造血能力大不如前。
        收留文之后经济支出更多,一次身体不好住院一周。文被邻家恶少指责:“大叔要是死了,就是你害死的,害死大叔的,不就是你吗?”
        文匆匆赶到医院找不到大叔急得要死,飞奔的时候和由撞个满怀。
       “算了,文,不是你的错,拥有了这样的异能,就是我的宿命啊……”
        “这算哪门子宿命啊。”
        “而且不去献血站的话可是不行的哦,还有那么多人……”
         “闭嘴,别说了……”
         (这是开虐的节奏,不是吧,吧……)

一个戏

一个戏:
文:虽然你给我们兄妹俩提供了很多方便,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也是24岁的人了,能不能别管我那么多,别给我那么多弱智一样的工作,我希望独立一些的生活。
由(笑):那么用实力证明你自己啊,打败我如何?
文:我才不会对一个五十来岁的懒蛋动手!那样根本就不能证明我自己!
由:没办法……用异能穿越到过去吧……
       然后就是年轻的由把文揍得落花流水,就像黑时代太宰治揍芥川那样,再加上“你就这点本事根本就没法在社会上混下去”之类。
       当晚,被揍的穿越回来的文写日记:“如果我能学到他年轻时代的十分之一,那也是善莫大焉,如今生活中的大多数困难可迎刃而解,可惜……时代变了,谁会记得那么优秀的他,不过,我会记得的……”

如果一个人生前做好事,死后就能去生前最想留在的地方,见想见的人,道没有说出口的歉,将最佳损友的“损”去掉,是不是也很好。
脑洞梦:坂口安吾因为保护秘密情报牺牲,来到和太宰织田聚集的酒馆,太宰和织田笑着看着他。宰:“织田原谅你了,和他握个手吧。”安吾握手之后宰说:“或许只有跨越生死界限,摆脱尘世,才能这样吧。”(和已死的织田握手后,现实世界里安吾在医院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最后太宰走了,剩已死的织田和安吾留在酒馆。织田说我们已经死了所以不能离开这,太宰之所以能进进出出是因为多次自杀未遂。
前面可能是在扯,但是宰之所以多次自杀是为了见织田这个梗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昨个晚上做梦:小伏见被异能者变得只有手指头那么大。室长各种玩弄(扣在杯子里,放在衣服兜里……)。伏见炸毛了跑出去了,被鸟儿叼走了,然后又挂在蜘蛛网上,大战蜘蛛之后又被小孩子抓走又用胶带缠到电线杆上(满满的后妈之魂)。这期间室长非常后悔担心,觉得自己根本没考虑小伏见被变小会有什么危险什么可怕后果伏见什么感受,但啥也做不了。最后小伏见逃出来了,被青组养的猫捡回去并且在猫球(这才形象)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被还给室长。室长:“伏见君,对不起,我错了……”伏见:“啧……”(其实是嘤……)。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