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温暖

看马航搜救队解散

哭了

等的滋味不好受

就像我从一月失去一个不成型的生命到现在

我的QQ好孩子很多

但是我始终没有等到我想等的那个

这期间,有色眼镜的领导

或者爱我的人

有人认为我完了,破罐破摔

可是我还是好好地或者,考试,忙着

“你认为我完了,你认为可以欺负我,你错了”

可是我今天突然哭得无法自拔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