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tag致歉!

求个图!尼古拉斯抱着医生女儿那张!官图!有用!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上班期间,家宅被路过办事的妈光顾并且收拾了。

哦不!我的医院单子!一年的单子!检查的!手术的!吃药的!

回家发现单子就扣在桌上,幸好是扣的,还齐齐整整,这要是被母上大人翻了,估计她高血压就上来了。

遇见事才发现,自己不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很久了。


每个月都想死一次

想死一次

脑补自己各种血腥画面

会不会好一点


我无法原谅自己

一个月一次的自责

我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不是紧抓着不放

不会浪费那么多青春

也不会一身病

也不会让ta死

我想看着自己满身是血地站在镜子里

就想想,想想而已


     虽然靠着一点点拙劣画技在网上玩得火热。

     有的时候也会想回原来的世界了。

     有人说“这不是你这个年龄的状态”。

     那我应该是个什么状态,哆哆嗦嗦活在一群生孩子和不生孩子的人组成的战场当中,看着他们诉苦和秀优越,而苦和乐都成为我痛苦的来源,编这一系列自我维护的借口,之后一切归于尘土,什么都没有。

     什么才是正确的呢,我就是我啊,哪个,才是“正确”的世界呢?


“你看啊,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自身缺陷,ta就不会死了”

“这个人的身体那么危险,我们还是不要来了”

为什么那么辛苦地求“生”,为制造了一次“死”愧疚,却有那么多人想死呢(自杀、堕胎)。

“为什么要‘生’,我想死还来不及”

无法指责,或许,这是最大的悲哀。


Q里面转了许愿说说,

结束医院生涯吧。

被人转发并且留言“没用,我上次写了想死,根本没死成”。

我该说什么好。

人死了容易,活着才难,可我喜欢难。

一月份看了婴灵故事之后拿着刀不敢下手。
太愧疚,总觉得是我自身的缺陷害死了ta。

医院里做手术找不到脉搏差点过去。

谁不都得活着。

可是我难受,又开始想死的事情了。

算了,都会过去的。

亢奋,越来越容易早醒了,4点多就精神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前一阵子的关于自己的议论、争论和阴霾渐行渐远,仿佛看不见了,仿佛出海时远远消失在身后的岸,人来人往,无比喧嚣,但是远了。
只剩下我自己要完成的事情,只剩下一片要我去航行的海,这样就好。

      有时候会想象自己是武侠片里被扔下山没死的角色,然后在某个山洞的石壁上发现剑法,就一个人,开练。
      爽。
      压力太大中二晚期没得治了。

     有人说,存娘为“悲剧美学”。
     在悲剧当中,若能动心忍性,思平日未思之问题,见平日未见之深刻,渐渐在和悲剧的交流中明白自我之渺小,从而以善待人,以随性待事,终成坚韧,也不算坏事。
     不过,当然,我们不喜欢悲剧。
     或许本没有悲剧喜剧,任何事情都是存在了,发生了,留下影响,然后消失。

     想了很多。
     比如我为什么要孩子。
     满足父母期望?让自己在别人眼里正常顺眼?或者体现自己的价值?再或者,休产假?
      都不是,翻遍网络也没有答案,或者答案过于感性,自己试着写。
      而是,当人们越来越爱用一个世俗的标准忽略因为某些非主观因素而“失格”的你时,当成见和猜测越来越多时,当另眼相看一个个出现时。
      当你不得不逃走才能清静,闭上眼睛不解释时。当你发现再多的成绩也是相对的,有些事情无法争辩时。
      孩子们还是好的,虽然孩子们是要长大的,或者变成以前他们不喜欢的样子,然而总会有新的和好的东西存在。
      真的谢谢。
      无望中更新,为我之期望。
      我想要战胜枯萎的年轻,我想要战胜颓败的奋进,我想要战胜随波逐流的认真,我想要战胜喑哑的直言。这些事情让我兴高采烈,兴奋异常。
       这时候,你想为之癫狂,为之强大和奉献,难道错了吗?
       我想要你。

       还有一点是要明确的。
       离开那个圈子,并不是因为我没脸面见人了。而是我感到,虽然它的存在也有合理之处,但是它带给我的收益实在是太小了。
       无休无止地怼下去,相互指责或者相互攀比,或是诉说着自己生活的苦痛,恳求“社会应该多给自己一点爱”,或许这是对于生活压力的一种正常反应。然而说过骂过安慰过,各干各的,什么也得不到,没有谁曾走进谁的内心,该被冷落的仍旧被冷落,该被无理讽刺的仍旧被无理讽刺,仍旧是一个个孤独和面临困难的我。
       真的,无用功,不如走出去画两笔画,认识几个前进的人,做点改善人生的事情,慰藉人生。
       总之,你离开那里,并非没有脸面见人,谁也不曾高谁一等,就是如此。

        觉得自己变成了这一年龄段的奇怪的女人。
        都说不婚不育的“奇怪”,我倒是觉得我才是最奇怪的。
        已婚已育的没话说,主动坚持不婚不育的更没话说,而自己这个圈子的人身边根本没有,或者是躲起来了,上网抓一个,也大多是怨得不行。
        我都不想要。
        这就有点麻烦了,于是我离开了朋友圈。
        而独处,是让你排除一切干扰好好努力的,亦不是让你躲在墙角哭泣。
        还有新扩到的孩子真好,光是看着那些天天努力高考、学习、画画的人,心里就有劲儿。自己画的东西有人给点赞,更加能够聊以慰藉。
        真的谢谢。
        还有,有一个能够扩列的技能,太重要了,不然的话,真的就糟了。
        投入吧,谁都能过得很好。

不适应。
累得想哭想死的心都有。
满脑子都是“为什么向上走,不都一样吗,到哪里都是一条上班狗”。
为什么呢。
可是我知道不能更改了,当初信誓旦旦,真的不能更改了,成年人,应该这样。
或许这只是过程,过程而已。
还有,那个上班大多数时间都在唠娃的世界,我不太喜欢,所以我不想回去,虽然我很喜欢娃。
某些痛苦,是重生的开始还是堕落的开始呢?
总之不能再去怼了,那些什么也不知道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被判死刑?

发现头上紧贴发际线的一颗凸起的黑痣变大了。
害怕害怕……
百度一圈各种邪乎,觉得自己是命不久矣。
然后就开始想死的事,极其害怕,有时候会想自己这样不如去死,有时候又开始想这一生不顺遭人议论结果祸不单行就这么死了太悲惨了……
哆哆嗦嗦碰一碰。
头没洗干净,黑皮屑挂在……(别说了,作为女人真的是丢人丢到太平洋)
被判了“死刑”之后又被放回来,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可怕了。
别去管那些人了,好好画画,好好放松,如果当不了妈,那就做个给孩子产粮的画师也好。

想明白了很多问题。
关掉了朋友圈。
离开了互怼战场。
开始打算专注于健康、学习、工作。
QQ上有了个小圈子,很幸福。
绝对不可以怼,绝不可以,没有输赢,你知道结果是什么,是无穷无尽的怼和怨恨,最终什么也做不了,困死在里面。原本认为不孕症只是“我膝盖破了”这样的事情,然而并不是。
该孤独时且孤独吧。
希望你有一天看着战场,看着他们无休无止的抱怨,最终说出一句“个个剑拔弩张,其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花钱、做手术、晕在手术室。
在别人眼里,只是“不正常了”。
或者。
“低端的人,才为这种事情投资,高端的人才不会这样”。
战场太乱,走吧,找一个,没有战争,能活得像你自己的地方。

我经常脑补一个画面,貌似在欧美幽默片里面经常出现:两军队在枪战,然后一个类似于卓别林饰演的角色站在中间拉肖邦。
似乎和自己无关,然而每方的子弹随时都能打着你[捂脸][捂脸]。
不婚不育为人格独立,有思想,有主见。
那我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咋整呢,非声色物我两忘,俗世与我皆幻象。我在枪林弹雨里拉肖邦。

我说,我喜欢孩子,我愿意为养育事业牺牲。
可是我说,我不希望把女人的价值和孩子的质量绑在一起,我也不想因为某些缺陷贬低自己。
然后我成了少数之少数。
怎么办呢,我总是少数之少数。
我的话说完了。

抑郁(一)

随写。
噩梦一个接着一个。
大约我的确是抑郁了。
从小到大,每次生活中发生一些变化,我都万分惊慌,比如家里老地方的一个花盆被移动了,我会哭一天,幼儿园装修了,只有我在哭别人都很高兴,回想从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法理解。
每当环境变化,我就会抑郁,这个真的和意志性格没关系,前两天即便经常倒霉,我却还在哈哈哈哈,这几天工作突然有了新的内容、新的节奏、换了个环境,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遇到一点点事,我就开始抑郁。
环境不变,遭遇挫折,我从不抑郁。
如果是难过有挑战性的需要去适应的环境+即便是小的挫折,那就非常容易抑郁,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完全不好,风吹草动就秒变林黛玉。
比较重的几次,一次是高中,突然分班,成绩不好。一次是大学毕业,学校里面得知自己要失业还没怎的,从学校出来一下子就夜夜不眠。
为什么要写这些呢,首先我想表达,抑郁和意志和乐观没关系,和人的思维、习惯、特质有关系,有一定规律性,就像敏感体质遇到变天容易感冒一样,它就是感冒。其次我真的比较郁闷,我希望写下来,想用个好态度面对它。

     突然意识到小野狗的太宰治都进去一年了。
     太宰啊!出锅(关)吧!

     电脑桌面上方有个环……
     拉一拉……
     于是,幸存的最后一张男神的壁纸,也没了……😂

电脑中病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多年啊!写的东西、画的东西、做的ppt、剪的视频、收集来的各种好看视频的好听的音乐、甚至大学论文……
灰飞烟灭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木不仁、自我可怜——绝对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

     医院里轮椅推进来一个产后发烧的,站在我后面怀孕的娃娃脸小女生说好可怕。
     可是为什么在我眼里,全是有福之人。
     开单子,原因,永远都是那几个字。
     看到好多多年解决不了的人,敏感、自卑、自我可怜。
      上午生气发了很多奇怪的话,我只是害怕,
被这些事情一点点扭曲,无法认认真真做任何事,最后也变成一个宫斗剧里的怨妇,除了想着周遭的人怎么揣度我,别无他求。
       我面对的绝对不是某件事,某个人,永远不用怪谁,而是试图把我变得麻木不仁自我可怜的氛围,很神奇,有的时候,我觉得它厉害,它就厉害,而我置之不理,它便渐渐远去。
       生活如同战争,某天它们赢了我把我打得狼狈不堪,有一天它们又通通退下。
       麻木不仁、自我可怜——绝对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

做噩梦,
变异生化大魔头要带来世界末日,吞噬好多人,人类无法抵挡。压制了一次寻思没事了,结果又复发了,复发之前我和别人说快跑吧他们也不信,我逃了出来,把所有亲朋好友都抛弃了,结果他们的后果……(我是无情的人吗),一路想着银行卡账号想不起来了……不过想着迟早世界会灭亡的就没那些了……
醒了,真·不敢睡,💔💔刷手机,现在的世界真美好,泪流满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