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高质量睡眠的梦+我是魔鬼预警:

     (人类的设定)索帝亚从小家族就被灭了,和其母亲失散,索帝亚学医,之后打探到母(被恶霸软禁)的下落,于是去做了恶霸家的私人医生。

     不敢暴露身份,其母亦不知,然而莫名其妙地要好(有点奇怪)。

      然而一日终于不堪忍受恶霸对待其母亲的方式,遂下毒毒死恶霸一家,母子相认然后沦落天涯(有点奇怪)……

      母亲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家族掌握能把人变成妖的禁术,然而只有用家族男子的血才能做到,所以很多年恶霸一直想找到索帝亚。可是老母亲只想让儿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在逃亡中索帝亚被恶霸余党弄成重伤要挂了,老母亲为了救儿子于是动用禁术把儿子变成妖……(能活千年,生命力顽强啊)。

      随后老母亲被恶霸一伙干掉了,索帝亚妖的能力觉醒开始报复性屠杀并且走上复仇生涯……

      我好坏啊,开除粉籍。

断送前程

仅此而已

噩梦?

梦到自己把上班地点改在家了。

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不知道同事还是上司,走过来。

然后把我的索帝亚本子扯了。

从封底开始扯,整个本子都散开,然后她像个没事人一样,开始一页页翻……

我的天啊心啊肝啊。

气得勉强憋出几个字:我在这里住……

然后气醒了。

觉得睡不着了。


阿猫阿狗 - 陈奕迅

当自责的时候

告别娑婆 - 陈奕迅

上班焦虑症

      还是难受,不过那个劲已经过去得差不多了。

      因为我要上班了 。

      不想去妈妈群,因为觉得难受、会被批判。不想关注生育,因为觉得自己不够伟大,(的确,一方面又觉得婆婆妈妈琐琐碎碎太烦,不过愧疚是主要的)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其实还是对自己生气,对自己生气就开始翻自己的旧账,为什么准备得那么充分还是各种问题,为什么自己没有一个长期放心的资本,可以让我一直呆在她的旁边,可以让一切完美的方法,根本没有。渐渐自己的缺陷都被自己翻出来。过去走错的路做错的事就像一个巨大黑洞要把自己吸进去。

       可是你不能回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人只能选择活得磊磊落落,不然别无选择,我只能修补自己的bug,让某些事情没有以后,或许这样也是另一种爱的方式。

      不完美,我无法完美,我不是微博里那种钱多多老公好爱孩子帮宝妈的大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不完美,也要饶了自己吧。

      果然是普通的今生今世最美好吧。


大学作诗:

茫茫七十载,淡淡笑艰辛。

风雨犹遒劲,他年更逢春。

新阳促草青,细雨点花银。

独立无言语,森森碧染晨。

(律诗考试给校庆写的,以学校的一棵有名的古树暗喻很多东西,四十分钟拿着音律表对的)

现在:

化粪池……

早教班一万二,一口老血喷出来……

(啊啊啊啊啊,某些东西真的是人民币二百五打包甩卖了)


写写杨减弄哭合集【瞎写图乐呵,你能不能不玩了】

【有黄道X哈姆】

1.杨减弄哭黄导

杨减:“老妖精!快给我哭!”

黄道:“嘿嘿,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我已经不会哭了。”

杨减:打开b站视频《那些相爱相杀的cp合集》BGM:花冠

黄道:“我不看!我不听!杨减你个头!!”

然后在国骂和哭中沦为神器……

2.杨减弄哭哈姆

杨减:“赶紧的!给我哭!”

哈姆:“虽然你回天庭心切但是能不能等我灭了那几个财主恶霸再回来给你当神器?”

杨减:“别bb人间那些没用的!上次我用过一招挺好使!给你也来个!”

又打开b站视频《那些相爱相杀的cp合集》BGM:花冠

哈姆:“啊……”

然后在默默无语两行泪的感慨中沦为神器……

3.来点轻松的,杨减弄哭小银牙

杨减:“别看你是小姑娘我就不敢欺负你!赶紧的,给我哭!”

小银牙:“当你的神器有好吃的吗?不要!”

杨减:播放《洛天依投食歌》: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明明今天早上,吃了五碗面,可是非常奇怪,现在就饿了……

外加:手里啊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小银牙在饥饿的泪水中沦为神器……


生育日记(二)

       

        典型操心命,伤不起。

        其实我不是对孩子操心,我对什么都很操心。上班暴风雪去取电流,大暴雨去录数据(后来他们说这些不着急都可以晴天去做)这都是我干的事。记得高中外寝室人抱来条小狗放我们寝过夜,我就怕狗出什么事儿(狗又不是我的她们不但违反寝规还扔我们屋),大半夜打地铺陪狗还被尿了一床,后来第二天听说狗被班主任从楼上扔出去了还唏嘘不已。

       言归正传,人们只告诉我“顺不出来剖了就行”而没人告诉我顺转剖在很长时间内起个床都困难。我的这个性格真的是伤不起,月子关心的不是“什么时候可以去做小仙女”,而是“起不来床,啥时候可以好可以主养育大事”,不过估计也是瞎着急,等到真的做了也未必真的做得多好。

       可是就是操心命,放不下心,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直接塞给父母。家长们很好,完全不用我管,不过当隔壁开始嚎的时候我是真的捉急又啥也干不了。

       戴耳机

       与我无瓜

       与我无瓜

       然而强大的母性又让我……

       于是我来写东西了

       

        玩吧,颓废点

       与我无瓜

       非声色物我两忘,俗世与我皆幻象

        ……

        总之啥时候能好啊

        我是不是个操心命?

        为什么我是操心命啊,为什么这样子。把我发射到火星上,是不是会好一点。


生育日记

        打开app和知乎微博,全是戾气,想说点不太一样的事情。

        这几日,有两件最想哭的事情。

        第一件是宫口全开正胎位一小时,挣扎一小时,最后剖了,最后他们说老公哭了,尤其是看到孩子的时候完全哭了。

        第二件是生完之后整个人几乎是废了,废到生活不能自理。看着网上说顺产两小时能下地甚至能自己干活,看着不太靠谱的月嫂给孩子喂奶粉还有老公等家人照顾不明白孩子,心里总有一种“如果不是这样糟糕的话,我就能和别人一起照顾孩子了”——对自己要求还是高——这似乎是唯一一件努力得几乎死掉还是对自己不满意的事情。

       月子里面能因为洗头洗澡吃好吃的和家人怼起来的人都挺幸运,因为身体状况允许还能怼起来,真的糟的情况是床都下不去,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让你洗头洗澡都不可能做到,对那些禁忌只能是从心底里“糟糕的话确实得这样,行,好,我听就是了”的态度。

       科普:顺转剖真的不是“顺得实在不行剖了呗,家庭医院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怎么对女人这么不友好”的事情,它是最后迫不得已最糟风险最大最不好恢复的一种情况。 要感谢家庭,还要感谢自己,又一次感到身体的重要性,如果不是早睡早起一日三餐规律正常体质还好真的会出事。

       还是快点好吧,起床困难下地困难拿个东西困难,这样真的不开心,现在就想让我的生活正常一点,比起这些,好好学习、好好健身、培养爱好、获得成绩、取得别人的认可,保持和社会不脱节,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呢。


上一页
下一页